协会会员注册关闭

会员ID:

会员名称:

密码:

职务:

手机号码:

工作单位:

电子邮箱:

地址:

邮编:

固定电话:

单位手机:

传真:

备注:

中国智能交通协会

规范AFC运营要求 服务乘客便捷出行

2022-06-24   来源:中国交通报


  近日,交通运输部印发《城市轨道交通自动售检票系统运营技术规范(试行)》(简称《技术规范》),对自动售检票系统(Automatic Fare Collection System,简称AFC系统)建设的总体要求、系统性能、系统功能、运营安全、运营服务、质量控制等方面作出了详细规定。
  记者采访了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专家张莉、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通信信号设计院副总工程师李郁、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电化电信院副总工程师景岩、深圳市深圳通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世爽等多位行业专家,分析AFC系统的现状、应用情况和发展趋势等,讨论《技术规范》对于推动提升轨道交通出行服务的重要意义。


C:UserslenovoDesktop\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 (310)\u56fe片1.png

上海地铁自动售票机。


  售检票自动集成 技术刷新乘车体验
  刷码进站、持IC卡乘车、自动售票机购票……AFC系统作为实现城市轨道交通售票、检票、计费、收费、统计、清分、管理等全过程的自动化集成系统,正渗透于轨道交通出行的方方面面。
  近日,北京在所有地铁站实现了乘客刷卡或刷码进站乘车自动核验健康码信息的功能。这一升级改造,仅用了十几天的时间,高效率的背后是AFC系统的自主可控。
  “我国AFC系统发展经历了引进、国产化和弯道超车三个阶段。”张莉介绍。近年来,我国在AFC系统上进行了大量的开发研制工作,技术水平也不断提高。
  “早期AFC系统主要用于票价计算、票务收费、客流统计等,近年来,AFC系统逐渐转变为开放式、面向乘客的综合服务系统。”周世爽表示。
  李郁介绍,轨道交通最初常采用的是单一票价,而采用AFC系统后,信息化技术的支持对于车票的差异化计费、优惠政策的实施等具备重要意义。
  “从AFC系统架构来看,已经从‘线路中心—车站—票卡’发展为‘清分中心—多线路中心—车站—票卡’。”景岩也表示,AFC系统也在开发刷码进站等多种售检票功能的基础上,不断提升公众乘车体验。
  目前,北京市、上海市、广州市、深圳市等城市轨道交通AFC系统的建设和应用经验较为丰富,但很多二三线城市仍在逐渐摸索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张莉认为,虽然我国AFC系统发展已经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但仍然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自动售检票等设备系统在关键内容、关键指标等方面仍然缺乏统一技术要求,售检票方式的逐步多元化,也亟需从运营  角度对AFC系统提出相应技术要求,以适应行业发展。


C:UserslenovoDesktop\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 (310)\u56fe片2.png

成都地铁闸机支持“刷脸”进站功能。


  《规范》提供标准指导 模块通用成趋势
  2014年,北京轨道交通由原先的2元单一票制调整为计程票制票价,北京轨道交通全路网1.4万余套设备进行了改造,修改了12家集成商的56个软件,更换了2000余台设备的核心部件,这是极为庞大的工作量。
  而如今,北京轨道交通有了覆盖全系统、完善的AFC系统技术标准,解决了硬件设备整机互换、模块互换、软件互换的难题,各个厂家的模块可以像电脑插入U盘一样兼容。此外,深圳也正在推进AFC系统设备部件标准化以及软件版本的统一工作。
  对于层出不穷的业务需求和新技术发展,AFC系统建设和改造面临着巨大挑战。李郁认为,《技术规范》对AFC系统的性能要求和安全性等各方面都提出了系统性的规范,这些依据对于AFC系统的应用、推广具有重要意义。
  《技术规范》提出,对车站终端设备以及车票发售与回收模块、纸币处理模块、闸门及通行控制装置、票证读写模块、二维码模块等专用模块的安装尺寸、硬件配置、接口要求宜支持物理互换和逻辑互换。对此,景岩表示,以前,由于集成商、设备不同,不同线路的模块不通用,通过制定模块标准,可实现设备和模块的相互通用。
  “生物识别、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都为AFC系统变革提供了外部动力,也为AFC系统升级带来挑战,《技术规范》提出系统软硬件要尽量标准化,从而降低系统升级时间。”张莉介绍,标准化建设可以引导城市提升AFC系统建设水平。
  自动售票机票卡发售时间是多长?自动检票机每分钟通行多少人?针对AFC系统的各项服务能力水平,《技术规范》都提出了明确要求。“《技术规范》还重点提出了关系到系统可靠性、可用性、可维护性和安全性的检验测试。”张莉表示。
  《技术规范》指出,AFC系统投入运营前,鼓励按照有关技术标准开展样机检测、扩大范围检测和接入运营检测等质量检测,提升设备运行质量。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广州市、上海市、深圳市、郑州市等地轨道交通都逐步开展了AFC系统的检验测试工作。其中,北京还建立了AFC系统专业检测中心,起到从源头管控,把好系统软硬件服务水平的作用。
  “《技术规范》为建设AFC系统经验不足的城市提供了方向,告诉他们系统应当具备怎样的功能、提供怎样的服务、如何确保系统安全等等。”张莉说。


C:UserslenovoDesktop\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 (310)\u56fe片3.png

在广清城际铁路花都站,广州公共交通和“铁路12306”两套票务系统并行。


  面向乘客出行需求 “一码通行”方便提效
  “两地乘车码互通以后,出行方便多了,去广州不用再多弄一个乘车二维码了。”深圳市民王先生说。
  2021年12月,深圳、广州地铁乘车码互通项目上线,通过深圳地铁及广州地铁App,可实现两地轨道交通乘车码的互联互通应用,不仅方便了市民的跨城出行,同时对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区域轨道交通互联互通起到积极示范作用。今年,成都与郑州、苏州与南京、呼和浩特与天津等城市的地铁乘车二维码也实现了互联互通,极大方便了市民跨城市乘坐地铁出行。
  “在服务范围上,AFC系统从本地化服务逐渐向区域交通一体化、全国互联互通发展。”周世爽表示,《技术规范》对跨城市、跨方式等出行服务,提出了“一码通行”等服务要求。
  除了城市轨道交通跨区域的“一码通行”,《技术规范》还鼓励城市轨道交通二维码车票、一卡通卡等乘车凭证,与当地市域(郊)铁路、城际铁路等实现票制互通、支付兼容,实现“一票通达”“联乘优惠”。
  “持羊城通交通卡的旅客请走红色闸机刷卡进站,通过‘铁路12306’或在窗口购票的旅客请从蓝色闸机检票进站。”在广(州)清(远)城际铁路花都站,广州公共交通和“铁路12306”两套票务系统并行,旅客通过广州地铁App或羊城通公交卡进行实名认证,即可进站乘坐城际铁路,实现了实名制条件下的“一票通达”。
  景岩认为,《技术规范》对于地铁和市域(郊)及城际铁路互联互通提出的要求,将极大提升乘客不同交通方式的换乘出行体验。目前,全国多地都已实现跨市域的地铁乘车码互联互通,但是在与城际铁路的“一票通行”方面还在探索中,“通过实名制来实现地铁与铁路乘车的互通是发展趋势。”景岩说。
  李郁表示,互联互通不只体现在城市间AFC系统的互通,《技术规范》还提到了AFC系统应与火灾报警系统、通信时钟系统、综合监控系统等轨道交通其他系统形成互联互通,从而更好地支撑轨道交通总体运营和指挥调度。
  “轨道交通领域的很多系统并不直接和乘客产生交互,而AFC系统则是直接面向乘客的。关注乘客的需求和出行效率,是建设AFC系统时的基本原则。”李郁表示。
  《技术规范》除了对AFC系统的功能效率作出规定,还指出车站每个自动售票机群组应至少有1台具备现金支付功能的售票设备正常使用;在检票方面,指出每个自动检票机群组应至少设置1台双向宽通道自动检票机。
  李郁认为,《技术规范》在保证了乘客基本出行需求的同时,也体现了对老年人、残疾人、带行李的乘客等特殊乘客出行需求的关注和保障。


C:UserslenovoDesktop\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u65b0建文件夹 (310)\u56fe片4.png

武汉地铁汉口火车站工作人员协助乘客开通第三方App扫码乘车功能。


  线上票务多元发展 强化数据安全保障
  2018年,北京市、西安市、深圳市等城市轨道交通陆续开启“扫码”乘车时代;2019年,济南市、贵阳市、广州市等地又进入了“刷脸”乘车时代。随着互联网票务多元化发展,购票乘车方式也逐渐由线下转为线上。
  “手机NFC、二维码等线上支付方式缓解了排队购票、零钱难兑、票款清点等问题,也减少人力、设备等方面运营成本。”周世爽认为,多元化支付方式并存,也导致AFC系统面临着设备设施种类多、专用模块与设备整机兼容性差等问题。《技术规范》则对互联网票务平台的技术性能、网络可靠性、系统功能等方面提出了统一要求。
  “之前AFC系统是相对封闭的系统,随着互联网票务出现,AFC系统需要与其他系统互通,需要确保其安全性。”李郁表示,对AFC系统本身而言,受到网络攻击的风险升高了;对乘客而言,由于在注册、开通业务时需要提供身份信息、人脸信息等,需保障乘客个人信息安全;对于地铁运营方来说,针对“先乘车后付费”等互联网票务特有的业务,也要控制风险,确保运营商收入不受损失。
  在互联网票务运营安全方面,《技术规范》明确提出,互联网票务平台应保证乘客个人信息的采集和使用符合国家网络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有关规定。同时,应支持对用户欠款进行监控,并相应采取生码警告、禁止生码、生成并下发黑名单等处置措施。
  景岩表示,目前人脸识别等进站方式正在逐步应用,存在数据被利用的风险,对于个人隐私数据的保护,各地还都处于在摸索阶段,《技术规范》提出的互联网票务安全的相关规定十分符合目前技术发展面临的需求。
  “互联网票务对于网络服务和质量也有了更高要求,但目前多数地铁站内的设施设计还是以离线的IC卡服务模式为主,大批量互联网票务流量出现,地铁站可能难以较好地满足服务。”张莉认为,推动新技术使用的同时,地铁站内的网络技术和配套的人工服务要同步提升,确保乘客顺畅进站乘车。